公式规律特肖论坛|特马一肖公式规律算法官网

以下內容來自中國科學院上海辰山植物園工程師劉夙的演講實錄:
我們從幾年前開始從事給世界植物選擬中文名的工作。為什么要做這項工作?為什么在這幾十萬種植物已經有了拉丁名的情況下,還要給它們起中文名?我可以用2017年的一次親身經歷加以說明。

七葉一枝花

當時,上海某機構找到我,希望做一些熱帶雨林植物方面的科普,讓我幫他們做相關設計以及文案工作。
說到熱帶雨林,我當然不陌生了,相信在座的各位也不會太陌生,可能大家都能說出來一些跟熱帶雨林有關的有趣現象,比如滴水葉尖、絞殺植物,再比如有些熱帶雨林植物具有非常鮮艷的葉子等等,這些都是熱帶雨林的特色。
但是,被大家說爛了的這些內容就能代表熱帶雨林的全部嗎?當然不是。作為地球上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一種植被類型,熱帶雨林中的奇異現象比科普著作里所呈現出來的要豐富得多。
所以,當我接到這樣一個任務的時候,我就想,我們能不能去挖掘一些關于熱帶雨林更有趣的東西,而且是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那些常見的我們也要介紹,但是我們也希望把更多更有趣的知識呈現給大家。
于是,我去書店和圖書館查閱了相關資料,查出來的結果令人震驚。
在上海市圖書館以及北京的中國國家圖書館的館藏書目中,有很多跟熱帶雨林有關的圖書,但是,嚴肅的、通俗的、全面的、比較科學的介紹熱帶雨林的圖書,你知道我查到的最近出版的是什么時候嗎?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是我們翻譯的蘇聯的書,而蘇聯這本書又是翻譯的美國的作品。
當然,在書店和圖書館里,我們確實還能夠查到很多跟熱帶雨林有關的書,但它們大多數都是給兒童看的讀物。當我們想要在中文世界里面找到全面介紹熱帶雨林的書時,你會發現真的太貧乏了,資料真是太少了。
你不得不去向英語世界、法語世界,甚至于德語世界去檢索資料,然后再辛辛苦苦把這些資料翻譯過來,這時才能夠多多少少給我們講中文的朋友們介紹一些有關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植被的不那么爛大街的知識。
所以這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我們已經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但我們所擁有的對世界的了解,我們中文世界里面有關世界的博物學的知識儲備足夠嗎?夠得上我們這個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嗎?遠遠不夠。
所以,作為一個主職從事科普創作與翻譯以及科普網站建設的植物園的高級工程師,我覺得自己有義務把這些有趣的植物學知識從英文世界、法文世界介紹進來,讓中國的讀者不需要跨越語言障礙就能了解這些有趣的知識。在這一過程中,遇到的第一個難題是即使把這些知識翻譯過來,這些植物卻沒有(中文)名字。
熱帶雨林不那么“爛大街”的現象
做了以上種種鋪墊,我們來看看在熱帶雨林里,除了滴水葉尖、絞殺植物以及老莖生花之外,還有什么現象。
首先你會看到這樣一個神奇的現象:這些高大喬木會非常默契地在樹冠之間留出縫隙,各自在生存空間中占據一方天地,非常彬彬有禮,這在生態學上叫作“羞避現象”,它是熱帶雨林中非常常見的現象。
Dryobalanops aromatica
冰片香
這種能夠呈現樹冠羞避現象的植物的學名叫做:Dryobalanops aromatica,它的中文名字其實已經有了,叫“冰片香”。
為什么叫這個很奇怪的名字呢?因為你割開它的樹皮,它會分泌樹脂,凝結之后叫做冰片,是一種名貴的中藥,現在很多名貴的中成藥里都有這種成分。
下面這種植物可就沒有中文名了,它的學名叫做:Cordia nodosa,所有的拉丁名都是有的。
它的神奇之處在哪里呢?你能夠看到它的莖上有一個膨大的部位,里面是空的,螞蟻可以鉆到里面,干什么呢?起到保護植物的作用。
Cordia nodosa
蟻蛇檀
假如有害蟲飛來落到植物的莖葉上,想要啃食它的嫩芽,螞蟻就會從里面鉆出來,狠狠地撕咬害蟲,害蟲受不了后只能逃跑。
螞蟻由此跟植物形成了一種共生關系,這在熱帶雨林中極為常見,很多植物都有這樣的適蟻習性。但問題就在于這種植物沒有中文名。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想要毫無門檻地把這些有趣的植物知識介紹給中國讀者,不可避免地要給它起個中文名字。
我們不可能直接把它的拉丁學名搬上來,這樣你會覺得非常的陌生,非常不習慣。所以,我給它起名叫“蟻蛇檀”,其中的“蟻”字,表明它是一種適蟻植物,也就是跟螞蟻共生的植物。
Tachigali versicolor
吞金樹
上面這個是美洲的熱帶雨林里的另外一種高大喬木,它有伸出去的高大的板根,這也是熱帶雨林植物的一個特色。
但是它最奇怪的地方在于,雖然它用了幾十年的時間長得如此高大,但在此期間它從不開花,一旦開花之后,它就死了。這在生態學上叫作“多年生一次結實現象”。
其實我們并不陌生,我們知道很多竹子也有這樣的特性,所以當竹子開花的時候,我們還要擔心大熊貓可能會沒有足夠的食糧。
但是在熱帶雨林里面長得這么高大的喬木居然也有這種一次性開花現象,這就不禁令人嘖嘖稱奇了。為什么這樣高大的喬木也會演化出這種習性呢?這是生態學上還有待解決的一個問題。
它當然也有拉丁名,叫Tachigali versicolor。但是你也不能夠把這個東西直接寫到你的書里,這樣對中國讀者太不友好了。所以,沒有辦法,我們只能也給它起個名字,叫做“吞金樹”。
它在國外還有一個俗稱,叫“自殺樹”,一旦開花,就等于自殺。但直接把這個名字作為正式的中文名不夠含蓄,所以我們換了古文里表示自殺的詞,叫做“吞金”。
它同時還有一個雙關的含義——這個植物開出的花是黃色的,當她開出金黃色的花之后,它就吞金自殺了,結束了這多年生生長,一次開花結實的習性。
給植物起名字的原因
所以,今天你再問為什么要給這些植物起中文名,最佳答案就是:這樣做便于我們進行科學知識的傳播,我們用這個名字可以作為一把鑰匙,更好地把有趣的、生態的、博物的知識傳達給大眾,完成科學傳播的職能。
實際上,剛才介紹的熱帶雨林植物在地球上也只占赤道地區的那一小部分。在熱帶地區,除了熱帶雨林,還有熱帶荒漠、熱帶稀樹草原;出了熱帶到達溫帶,有盛產球根花卉的地中海氣候,有中國東部獨特的亞熱帶常綠森林;到了再冷一些的地方,有溫帶荒漠,有北極苔原,還有跟苔原相鄰的泰加林……
每一種獨特的生態系統里都有獨特的動物和植物,都有許許多多有趣的演化故事。要把這些有趣的故事,特別是發生在境外的故事介紹給中國的觀眾,首先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給這些生靈起一個名字,而且最好是比較好聽的、能傳下去的名字。這就是我們這幾年來一直在做的工作。
總結一下,植物的名字是一切研究和傳播的基礎。學界利用學名進行知識交流,當我們面向公眾的時候,我們需要各種語言,利用各自的俗名系統進行知識的傳播。
如何給起一個好的名字?
這幾年,我們首先要根據最新的研究,建立世界維管植物的分類新系統。因為只有了解植物的最新分類關系,才能知道該給它起什么名字。
當構建了新的分類系統之后,就可以從高到低,按照科—屬—種的順序,為世界的植物選擬中文名。
所謂選,就是從已有的名字中選取;擬,就是在沒有合適的中文名稱的情況下,為該植物擬定新的名字。目前,我們已經完成了所有科的擬名,屬的擬名工作正在進行,種的擬名也已開展。這就是我們目前的進展。
接下來先給大家展示一下我們是怎樣建立一個最新的分類系統的。這里只是用一個簡單的動畫大概示意一下。
建立分類系統示意動畫
建立分類系統的時候,首先擺在面前的是幾百年來已經發表的許多植物的學名。在了解這些名字所代表的究竟是何種植物之后,需要進一步看當今的分子生物學家從植物中提取DNA之后,為它們建立起怎樣的演化關系。
當你找到介紹植物演化關系的論文之后,就能根據系統演化的樹狀結構對原本散亂的植物名字進行重組,并最終建立起一個新的系統。
在這一過程當中,也許你還要建立新屬,并給這些屬擬定中文名稱。圖中白色的是已有名字,黃色的是新擬定的。
當然,在植物已有的名稱中,有些可能不太合適,比如說陰荃屬,看上去莫名其妙,令人不知所云。因此,我們會在已有的名字中選擇一個更合適的,比如說黑皮楠屬,看上去更像一個植物的名稱。
所以,對于這個系統樹所反映的山茱萸科來說,這個就是我們最終確定的分類系統以及每個屬的名字。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再進一步為屬下面的種進行擬名。
給七大洲的植物起名
這么多年來,我們已經給幾萬種植物擬定了名稱,其中有些成果已經在出版物上發表。下面給大家展示的就是我從2018年的擬名實踐中選出來的一些很有意思的名字或者是植物。
前面已經介紹過,這項工作并不都是新擬名,也有不少植物已經有了名字。
像在木材界和化妝品界,會以很多中國沒有的植物為原料,尤其是化妝品領域,國外的芳香植物和油料植物皆涵蓋在內,并且其中的一些植物已經有了名字。
為此,我專門對照化妝品配料表查看,結果發現還真有一些外來植物已經被擬好了名字。
比如,圖中這種植物產自非洲。它有一個親戚,葉子非常香,從中提取出的芳香油是某些化妝品的原料,化妝品界稱這種植物為“香柔花”。因而,我們在給“香柔花”的親戚起名時,加一個修飾語,變成“烏桑巴拉香柔花”,代表該植物產自非洲坦桑尼亞的烏桑巴拉山區。所以,我們工作時首先看是否有現成的名字,沒有再擬定。
Aeollanthus holstii
烏桑巴拉香柔花
下面這種來自美國的植物,沒有現成的名字。它出現在我翻譯的一本書——《世界上最老最老的生命》中。該植物生長在荒漠地區,不僅香味濃郁,而且單獨一棵就可以反復克隆出一大片來,其植株年齡甚至可能超過2000歲。
這意味著,你在荒漠中看到的這群植物,它最初出現的時候甚至可以追溯到我國西漢時期。根據它的英文名字,我將這種植物命名為“脂香木”,表明該植物可以分泌出具有獨特香味的樹脂。這是北美洲的一種植物。
Larrea tridentata
脂香木
現在我們來到西亞地區的里海沿岸,這里是位于伊朗北部的厄爾布爾士山,當地有很多種鳶尾。我們印象中的鳶尾是一種喜歡濕潤,甚至直接生長在水中的植物。
實際上,作為一個多樣性非常豐富的大屬,鳶尾屬里有很多喜歡生活在干燥的草原甚至荒漠環境下的物種,圖中所示的鳶尾即為其中一種。
Iris acutiloba subsp. lineolata
線紋帝鳶尾
這種植物也出現在我正在翻譯的一本介紹絲綢之路沿線野花的書中,書名叫作《盛放在絲綢之路》,我為其擬名“線紋帝鳶尾”。
因為它的花被片上有很多線條,并且屬于鳶尾屬中非常奇特的帝鳶尾類,這其實也是園藝界已經有的名字。所以最終在前人基礎上,起了這樣一個新名字。這是西亞的植物。
圖片所示的植物來自新西蘭。依照分類學,它跟中國的青岡類的樹種非常近緣,我們很自然地稱其為某某青岡。在這個名稱前面,還應該加一個修飾語進行區分。
選什么字合適呢?因為該植物特產于新西蘭,能否叫它新西蘭青岡呢?這樣命名并不是不好,只是名字太長了。
Fuscospora fusca
云青岡
后來我想到,其實最早到達新西蘭的不是西方人,而是毛利人,是南島人,是波利尼西亞人,他們并不會用新西蘭這個詞來稱呼自己居住的這片土地,而是叫它Aoteoroa。
盡管關于這個名字的意思還有爭論,不過比較常見的說法是指代“長白云之國”,意思是他們居住的國度有長長的白云。
這給了我靈感,如果覺得“新西蘭青岡”這個名字太長,是不是可以從“長白云”中挑出“云”字來給植物命名?最終,我將植物命名為“云青岡”。
事實上,這個名字還有雙關效果,因為“云青岡”恰好生長在新西蘭南北島的高海拔山地林中,這里受海風熏陶,終年云霧繚繞,所以,“云”字同時能夠表明該植物的生境。
我自己覺得這個名字還不錯,不僅簡短,而且提示了植物的生境,同時也多少反映出了它的文化背景。
很遺憾,剛才給大家展示的植物照片都不是我自己拍的,而且這些地方我也沒去過,是從網上下載的公版照片,它們很多來自維基百科, 也有些來自Flickr這樣的圖像網站。
但是我確實也去過一些地方,2018年我剛從英國回來,英國最大的植物園——邱園里就種植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有趣植物。
比如,這個花看上去很美麗,但你絕對想不到它居然是一種水仙。我們通常認為,水仙花里面含有一個杯子狀的結構,即復冠。但是這種產自地中海沿岸的水仙很另類,它沒有復冠,所以最后將其命名為“無冕水仙”。
Narcissus cavanillesii
無冕水仙
在中文里,“冠”“冕”意思接近,如果將這種植物稱為“無冠水仙”,從植物學角度看,是有問題的。
因為植物學上的冠通常特指花冠,但是這種水仙是有花冠(花被片)的,所以我們換成了“冠”的同義字“冕”。“無冕”這個詞剛好也是漢語中的現成詞匯。
我們離開歐洲,前往下一站——非洲。我自己去的地方不算多,但跟我一起進行世界植物擬名工作的劉冰,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員,他去過的地方可就多了,而且是業界公認的野外大師,非洲就去過好幾次。
這是劉冰在肯尼亞沿岸一個半島上拍攝的一種植物,該植物正好出現在我翻譯的另一本書《醉酒的植物學家》里面。
Sclerocarya birrea
象李
當地傳說,這種植物的果實在成熟之后掉落在地面上會發酵,大象吃了發酵后的果實也要醉倒。
在翻譯圖書的時候,我根據這個傳說給植物擬名叫“象李”,因為它的果實有點像李子,并且據說它有能夠讓大象醉倒的習性,雖然只是傳說,實際上并不太可能。
以前,我從未見過象李的真身,而當劉冰去了非洲之后,我才終于有機會看到曾出現在我筆下的這種植物的真身,還是很激動的。
去完非洲,劉冰在2018年又去了厄瓜多爾。那也是一個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的國家,在厄瓜多爾的首都基多旁邊的山上就有很多南美洲特有的植物。比如這種植物的花,非常獨特,花朵顏色鮮紅,外形像勺子。
Sarcopera anomala
蜜斗花
在劉冰動身去厄瓜多爾之前,團隊中一位叫馮真豪的隊友已經根據這種花獨特的形狀為其起名“蜜斗花”,因為它看起來確實像舀水的斗,并且花中有很豐富的花蜜。
如果大家對這類花有一定經驗的話,就會知道,鮮艷的紅色、大量的花蜜、長管型的花冠,都是適用于蜂鳥傳粉。蜂鳥是南美洲極為獨特的鳥類,當地很多植物都是由蜂鳥傳粉的。
我問過馮真豪,當你看到自己擬名的植物的真身出現在面前的時候,你是不是也會有一種激動之情呢?他說:“是的。”
同樣是在南美洲,下面這個也是我在2018年擬定的自己覺得挺有趣的一個名字,叫作“彼岸藤”。為什么叫這個名字?因為這種植物有一個非常神奇的特性:一年開兩次花,春天一次,秋天一次。
該植物學名中的第二個詞aequinoctialis,其實就是春分和秋分的意思。這說明,當時給植物命名的人已經注意到了它的這個特點。
Cydista aequinoctialis
彼岸藤
對于這種藤本植物,我們可以給它起多種名字,比如春秋藤等等。但是,我發現大家好像對“彼岸花”這個名字很感興趣。
為什么會有一種植物叫“彼岸花”呢?因為“彼岸花”在秋分前后開放,日本人管春分或秋分前后的7日叫彼岸,所以這種植物得名“彼岸花”。
人們很喜歡“彼岸花”這個名字所透露出的神秘感,我們因此借用春分和秋分在日語的別名,把植物命名為“彼岸藤”。這個名字是不是也會讓具有栽培潛力的“彼岸藤”煥發出神奇的魅力呢?
到這里,我已經給大家介紹了七大洲的植物。
實際上,南極洲也有獨特的植物。圖中這種叫作“南極漆姑”,它也是南極所特有的兩種被子植物之一。另外一種叫“南極發草”,這個名字也是我擬定的。
我不知道自己這一生是否有機會去南極看看這兩種植物,但至少我能夠通過這個名字給大家傳遞出南極也有豐富的植物多樣性這樣一個信息。
Colobanthus quitensis
南極漆姑
我想告訴大家的是,這項工作本質上并不在于要給植物起一個名字,然后到處炫耀說,這個名字是我們起的。
我們希望把植物的名字作為一把鑰匙,開啟大家了解世界生物多樣性的大門。
特別是在生物多樣性已經遭受嚴重破壞的當下,你了解得越多,也許越能夠生發出更多保護環境的想法。讓我們一起為保護地球,保護環境而努力。
需要說明的是,我們所有的資料都是公開的,大家可以在我們建立的“多識植物百科”網站上查到。
在此,感謝所有為我們提供資料的朋友,感謝所有網上提供公版照片的朋友,感謝所有參與擬名工作的朋友。
以上就是我今天和大家分享的內容。謝謝!

發表評論

公式规律特肖论坛 4场进球彩规则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新时时彩五星未出号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老时时彩后不定位胆 2012曾道人挂历图 贵州11选5中奖规则 福建时时彩官方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跨度